阎焱:海航无论是产权结构还是纯粹民航业的发展都值得关注0 查看本文热度

发布时间:2017-12-29 编辑:

  由《财经》杂志、海航集团联合主办的“探寻企业真实成长”高峰论坛4月27日在海口举行。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在论坛上表示,海航从资本市场角度,做了全球企业没有做过的事,就是航空公司的业务变得非常庞大,已经远远超出商业航空领域,旅游、地产、金融等等,甚至是造船。无论是产权结构还是纯粹民航业的发展都值得投资人关注。以下为实录:

  大家好,首先祝贺海航的20年,我觉得非常不容易,第一,海航的出现打破了中国国有对航空的垄断,我们现在终于在飞机的服务上越来越好,海航的服务不光比国营的比好多西方航空公司的服务都要好。这也是为什么在全球航空服务上做在前面几家都是亚洲的航空公司的原因。从海航发源的航空本身来讲,第二,海航还有一个非常好的事情,就是从资本市场角度讲做全球没有做过的事,就是航空公司的业务变得非常庞大,已经远远超出商业航空领域,旅游、地产、金融等等,甚至是造船。从全球的经济学来看,一个市场经济大家不是特别鼓励做得特别广,相反做得比较精。从历史上来看,大部分做的业务非常广的企业都做不好。我刚才在下面看了海航过去发展的历史,历史发展的速度是非常快的,从早期的一千万到现在的2000亿还是5000亿的净资产,发展速度是惊人的。

  海航这种成长可能与中国企业的发展有关,就是海航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企业,不光是股权民营企业,其实在里面可以看到国有资产的背景,也可以这么说,在它的发展过程中不完全是市场经济的行为。刚才向东谈到2003年非典的时候,在过去发展的过程中不断有政府提供非商业行为的资助,使得海航走到了今天。但是,在中国很多企业都是借助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过程中一波非常大的浪头以及中国人口多的优势。有几各行业从诞生到今天,民航航空的特点,曾经是全球经营最好的日本航空破产了,美国的航空也是这样,我记得我们去美国的时候,有一个在北爱尔兰被轰的那个航空公司,现在没有人去了,当时非常有名的做州际旅游的航空公司已经不存在了。我觉得海航的经营同时在印证着一件事,我们投资人非常有兴趣的观察着它,作为一个民用航空,在中国这个行业如果剔除政府的资助,非商业因素的干扰,能不能产出大于投入。我个人得感觉,如果研究这个行业,在全球其他的国家基本没有人证明这个命题,但是在中国有可能,只能说有可能,因为中国人口太大了,而且中国过去市场的发育相当不完善,这几年中国的航空行业是一个超速发展的阶段。我本人的本科是学航空的,我对航空有天然的兴趣,我特别有兴趣的在观察着中国的民用航空事业的发展。

  过去我们在全球认为一个企业不应该做大而全,不应该跨领域、跨界做很多事,但是海航今天做的恰恰是跨界了很多事。有些业务是用逻辑联系的,像航空和租赁是紧密相连的事,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说旅游和旅馆行业、商业航空是有相关的,可以进一步的说,我们现在做的大物流,包括海上100多艘船都跟我们有关系,可是相对比较弱一些。但是,无论怎么样,海航现在所涉及到的领域十分庞大,是不是一定能够成功。从我个人来讲,我非常有兴趣的在关注他,如果海航能够成功,证明我们现在关于经济、关于商业的假设和过去的判断是错误的。过去我们100多年的经验证明,一个企业的繁荣需要专业化,唯一的例外的例子是GE但是GE不是一个单独的公司,GE从事的是从塑料到保险、到金融再到媒体,是完全跨行业的,GE下面大部分的公司都是单独上市的公司,比如GE做的飞机发动机是全球最大的航空公司,中国是不能自己制造的,在所有的关键部位我们是不能制造的。我作为一个观察者,非常有兴趣的关注着海航的发展,是一个特别奇的公司,无论是产权结构还是纯粹民航业的发展都值得我们这些投资人关注。

责编:admin

如果你喜欢本页,请不要忘记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