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相开通航线 国内民航企业“爱”上大洋洲?

发布时间:2017-12-29 编辑:

   2月28日,熊猫和考拉“相会”了。这一天,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ichuan Airlines Co., Ltd.,简称“川航”)开通了成都—澳大利亚墨尔本的直飞航线,这也是西部地区首条大洋洲航线。川航方面希望,依托自身现有的航线网络,为该条航线辐射的四川、贵州、云南、陕西、西藏、重庆等西部省区市旅客,提供一条前往澳大利亚的新通道。

  在川航之前,国内已有4家航空公司开通了大洋洲航线,而大洋洲航线在这些航空公司中也都占有相当的分量。是什么让国内航空公司纷纷“爱”上大洋洲?

  二线城市竞相开通大洋洲航线

  2月28日零时30分,川航3U601航班从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起飞,标志着西部首条大洋洲航线成都—墨尔本航线正式开通。该航线每周周一、周四、周六各1班,由空中客车A330飞机执行。航班北京时间零时30分从成都起飞,当地时间14时10分抵达墨尔本,全程约10小时30分钟。航线将使往返两地旅客无需在国内外其他城市中转,从而最大限度地缩短了旅客的时间,节省了费用,而当地时间14时10分抵达墨尔本后,旅客还可当天开展商旅活动。

  川航方面表示,作为西南地区的主流航空公司,在西南、西北地区拥有广泛的航线网络和密集的航班波。依托其现有航线网络布局,川航成都—墨尔本航线可辐射四川、贵州、云南、陕西、西藏、重庆等西部省区市。因而,川航成都—墨尔本航线的开通将促进整个西部地区对澳大利亚的经贸商旅往来。

  成都不是第一个开通大洋洲直航航线的二线城市。此前,海航曾先后开通杭州—吉隆坡—黄金海岸、杭州—深圳—悉尼两条大洋洲航线,以方便从杭州出发至大洋洲的旅游、留学、经商人士。而去年12月28日,东航也开通了南京直飞悉尼的航班。

  是什么让中国与大洋洲的航线升温?两地间政治、经贸、文化往来增多无疑是重要的原因。中国现已是澳大利亚第一大出口国和最大进口来源国。地方政府及旅游业界间的交往也日益频繁。以川航开通的墨尔本航线为例,其利好包括2012年澳大利亚正式宣布将在成都设立总领事馆;当年9月,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州州长百鲁率规模达650多人的访问团来川洽谈;11月,澳大利亚旅游局携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签证处前往成都,针对成都本地旅行社开展了澳大利亚旅游培训活动,力推赴澳大利亚旅游产品,并表示今年将在成都增设签证中心。

  谁都感兴趣的市场

  与二线城市在大洋洲航线中的地位上升相比,三大航在各自枢纽新开、加密大洋洲航线的力度更大。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Air China Limited,简称“国航”)上一次大举发力大洋洲航线是在2009年,其同时增加了北京到悉尼和墨尔本的航班,运力投放同比增长25%,环比增长 36%。加班完成后,国航北京—悉尼直飞航班增加到每周6班、北京—上海—悉尼往返航班为每周4班、北京—上海—墨尔本往返航班增至每周5班。当时国航还是中澳之间的最大航空承运人。国航当时加密航班的市场缘由是中国公民冬季出境旅游高峰和澳大利亚留学生假期高峰的到来。

  由于南北半球的气候差异,加上澳大利亚旅游资源丰富,因而吸引中国游客成为澳大利亚旅游局的一项重要使命。他们的最新计划是到2020年,每年吸引 90万人次的中国游客到访澳大利亚,而目前的这一数字在60万人次左右,且增长势头良好。由于航空是中国游客前往澳大利亚旅游的最主要交通方式,澳大利亚旅游局行政总裁麦勤伟去年专程赴上海,与东航签署了一份涉及近900万澳元的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未来3年(2013年~2015年)分别投入约430万澳元,用于品牌广告合作、中国业界及媒体赴澳考察等市场推广活动,全面提升赴澳旅游航空运力的配置。而在协议签署前,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Eastern Airlines Corporation Limited,简称“东航”)还开通了上海—凯恩斯的直飞航线。东航集团党组书记、股份公司总经理马须伦早前在接受采访时就指出,东航自1996年首次推出往返澳大利亚的航线以来,始终致力开发与投资澳大利亚市场。2011年,前往澳大利亚的中国游客中有1/4选择搭乘东航航班飞往澳大利亚。东航发力大洋洲航线的另一大助力在于其与澳州航空的关系。去年,两家公司宣布将于今年在香港成立各占50%股权的低成本航空公司——捷星香港。以此为引子,双方在中澳航线有更多动作不足为奇。

  而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outhern Airlines Company Limited,简称“南航”)之所以能成为中澳航线新的最大承运人,归功于2009年年底,其提出集全公司之力打造澳洲中转的目标——利用自身国内分子公司众多的优势,将国内大洋洲客源输送到广州,再统一运往大洋洲。由于广州相比国内其他枢纽在大洋洲航线上更具有地理优势,因而该战略推出不久即获得市场认可。南航在大洋洲的航班不断加密,通航点也随之增多。今年1月29日,随着南航正式开通每周3班的广州—布里斯班—凯恩斯—广州航线,南航在大洋洲的通航点增至6个,航班量达到最多时的每周45班。

  来自南航的数据显示,自2009年以来,南航每年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地区的运力投入增长均在50%以上。从2009年的每周14个航班、2个通航点,迅速发展到2012年每周最多42个航班。南航的计划是到2015年底前,将往返国内与大洋洲的航班数量增加到110班以上。

  未来的重要客源地?

  南航看重的不只是中澳航线最大承运人的身份,它还想利用自身的地理位置和大洋洲的航空客源结构,分传统的“袋鼠航线”一杯羹。因为大洋洲和英国的历史渊源,每年有近500万人在两地间穿梭,由于路途较远,必须选择中转点经停跳跃,而从地理位置上说,广州与新加坡、香港、曼谷等中转点并没有太大差别。南航在过去几年间不断新开、加密大洋洲航线,使得其做“跳板”的一段已经足够有吸引力。而随着2012年6月南航开通了广州—伦敦航线,加上原先就有的广州—阿姆斯特丹、广州—巴黎航线,其打造“广州之路”的条件基本具备。

  不过,作为新进入者,南航也要面对不小的挑战,不仅要与新航、国泰这些业界大佬直接竞争,更要经受风云突变的国际航空运输市场的历练。中东地区的航空公司依托地理优势,已经在“袋鼠航线”上占有一席之地。去年,阿联酋航空还成功“搞定”澳洲航空,让后者抛下与英国航空的长期合作计划,中止与国泰、法航的代码共享协议,提升了自身在澳大利亚市场的影响力。

  而打造出一个国际枢纽,不光对南航,对所有国内航空公司而言都是一件令人期待的大事。南航在构建“广州之路”网络的同时,还在不断加大在澳大利亚当地的推广力度,让更多人了解、选择、信赖南航。如选择连续4年赞助悉尼文化节这一澳大利亚规模最大的艺术、音乐、文化类主流活动,在悉尼购买首栋海外办公大楼,并招募当地空地勤人员等举措。有消息称,南航还计划在今年内升级所有澳大利亚航线的产品及飞机型号,采用新的空中客车A330-200(飞机上的商务舱将有平躺式座位,而经济舱内每个座位上都将配备播放娱乐节目用的屏幕)执飞。期待国内航空公司在大洋洲本土市场有更好的表现。

  大洋洲航线目的地推荐

  悉尼(Sydney):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首府,紧临南太平洋,是澳大利亚乃至大洋洲最大的城市和港口。悉尼是澳大利亚的经济、金融、交通中心,也是国际主要的旅游胜地,以悉尼歌剧院和港湾大桥而闻名遐迩。悉尼位于澳大利亚东南海岸,夏不酷暑、冬不寒冷,日照充足,雨量丰沛。夏季(12月~来年2月)平均气温21摄氏度、冬季(6月~8月)平均气温12摄氏度。

  墨尔本(Melbourne):

  仅次于悉尼的第二大城市。墨尔本是维多利亚州的首府,城市的绿化面积高达40%。墨尔本曾连续多年被联合国人居署评为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至今仍被誉为“澳大利亚的文化首都”。 墨尔本位于澳大利亚的东南部,属于亚热带与温带交叉型气候,最热月通常最高气温25摄氏度,最低气温14摄氏度。

  布里斯班(Brisbane):

  澳大利亚第三大城市,全国最大海港,昆士兰州首府,主要工商业中心。 布里斯班是通往亚太地区最近的交通要塞,也是澳大利亚自然资源和农业资源最富饶的地区。它与亚太地区有较多的航空和海上联系。布里斯班虽属亚热带地区,但由于大陆型气候的影响,夏季天气犹属干燥、凉爽;冬天温和、干燥。

  奥克兰(Auckland):

  是新西兰第一大城市,全国工业、商业和经济贸易中心。奥克兰位于新西兰北岛的奥克兰区,拥有56个小岛,一半是内陆城镇,一半海边城镇的特点使之成为多元化的“水世界”。

  珀斯(Perth):

  西澳大利亚州首府,澳大利亚第4大城市。位于澳大利亚西南角的斯旺河畔。温和的气候与天鹅河沿岸的别致景色,使珀斯成为非常受欢迎的观光旅游目的地。珀斯属地中海式气候,冬天潮湿,夏天漫长而炎热。

  凯恩斯(Cairns):

  凯恩斯是北昆士兰的首府,是昆士兰州北部主要的城市,距离布里斯班以北约2000公里,是进出澳大利亚主要的国际门户之一。凯恩斯地处热带,风景优美,且到处是热带风情的海岛、珊瑚礁、雨林等。凯恩斯是前往大堡礁、热带雨林和约克角半岛的起点。

责编:admin

如果你喜欢本页,请不要忘记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