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官意志是国内“大部分机场亏损”的根源

发布时间:2017-12-29 编辑:

  据发改委披露信息统计,去年5月之后共批16个机场项目的建议书或报告,此前数据显示“十二五”期间,将新修建56座机场,扩建机场91座,投资将达4250亿,目前大部分机场亏损。专家分析称地方为上项目会盲目夸大客流需求量,建成后是否亏损,就是下一个领导的事情了。(5月15日《第一财经日报》)

  为官一任,任期内没有一点大动作大工程,对很多官员来说面子上有点挂不住,更重要的是大工程往往与官员能力和政绩有关,而后者又与官员的升迁紧密联系。上马诸如机场这样的大项目,无疑是一个符合官员利益的“理性”选择。

  不可否认的是,大项目大工程短期内对地方经济的拉动作用是明显的,在“唯GDP”的政绩观下,也难怪一些地方官员有足够上马大项目的激情和冲动。事实上,大部分机场亏损的根源在于官员手中的权力缺少监督和制约,所谓“规划规划,纸上画画,墙上挂挂,抵不过领导一句话”。基于“长官意志”的政绩工程,其背后是执政者畸形的政绩思维和急功近利的城市规划。由此带给地方更多的不是福音而是一笔沉重的财政负担。客流数据有水分,决策过程不民主,民意得不到应有的重视和传导。在这样的语境下,机场亏损似乎也不难理解。

  如果诸如机场这样重要的城市规划是公开透明科学的,是民意能够得到充分重视的,那么多亏损的机场在决策之时如何能够轻易就通过了?说到底,当前的城市规划建设中,长官的意志还是过于浓厚,而民意和民主走了过场。作家冯骥才就曾尖锐地指出,中国某些城市的建设是由官员的意志决定的,进入最高层决策时,往往几个官员可以决定一个城市的形态。

  要想破除重大项目规划中的“长官意志”,首先需要改变官员的考核机制,真正摒除“唯GDP论”的政绩观。规范官员的执政理念,对权力越位决策的问题要严惩不贷。同时,还要建立科学的决策机制,使城市规划科学化、程序化。要让专家学者发挥最大的作用,让科学和理性体现其在城市建设中的价值。更为重要的是,要保障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让民意在决策过程中得到应有的重视和尊重。

责编:admin

如果你喜欢本页,请不要忘记收藏哦